旺旺雪饼

人若与男人媾合,像与女人一样,他们二人行了可憎的事,总要把他们治死,罪要归到他们身上。

真是佛了,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人戏这么多。
社会社会,害怕害怕,敬而远之。

【翻译】Look,look

标题:Look,look
CP:JAJP
作者:compo67
授权:没有…偷偷地…悄悄地



Jared拥有这世界上最棒的男孩。

外面正淅淅沥沥下着雨,他的男孩起初并不想带他去跑步来着,不过最后他们还是稍稍跑了一会儿,Jared可是爱透了跑步!只要他的家人们同意,他能在后院跑上一整天。外面的世界总是精彩刺激,有许多东西等着他去发现观察。因为下雨,他的男孩不得不给他拉上兜帽的拉链,但这完全没有影响Jared享受周遭的一切。当世界浸润在雨水中,万物的气味和纹理给予他的都是与平日不同的感受。Jared听从他男孩的劝告,一边小心翼翼避开爬出泥土的蚯蚓和蜗牛,一边又忍不住因为这些小事物而感到无比愉悦。

虽然现在是正午时分,街道上却空旷安静,偶尔会有辆汽车经过他们,不过这对Jared来说已经是再熟悉不过的场景,并不值得他停下来驻足观望。他们有生以来的时间几乎都是在这条街道上度过的。年复一年,Jared看着他的男孩慢慢长大。时至今日,他笑起来时眼角旁已经出现了细小的纹路——他的笑声于Jared来说可是这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之一。在他的男孩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小狗狗Jared就被当做圣诞礼物交到了他手上,自此以后他们就一直相伴左右,几乎形影不离。那只常游荡在街边的猫说她从未见过第二个像他一样如此全心全意对待自己宠物的主人。她讥笑着Jared的男孩这愚蠢的做法,Jared也只当她是过于敏感——那个新搬去和她主人住在一起的人可不是那么喜欢猫。

在仅仅跑到他们往日路途的一半时,他的男孩突然停了下来,Jared也紧随其后一个急刹车,他的男孩念叨着对他说是时候回去了。现在就要回去了?可是……

“来吧。”他的男孩示意了下往家跑,“Jay,跟上。”

Jared不满地抱怨着看着相反的方向。他们还没路过那棵他最喜欢的树呐!在另一个更坚定的催促下,Jared不情不愿地跟了上去。这么多年了,他的男孩可从来没克扣过他们的跑步时光!等Jared反应过来的时候,雨已经开始渐渐息止,很快地面就会形成许多形状不一的小水坑了。只可惜他们不得不错过这个有趣儿的情景。

到了家附近,他男孩的身体突然绷紧了,Jared也弓起背。似乎有什么事不太对劲。

车道上停着一辆Jared从未见过的车子,这车很大,和他男孩拥有的那辆普通卡车完全不一样,Jared可喜欢坐在那辆卡车上把头伸出窗外。车子上的一扇黑漆漆的门打开了,一个陌生人走了下来,其实也并非是完全陌生的存在,尽管那股气息很微弱,Jared还是认出了那人的味道。

“Hey!”他的男孩大声唤着,“等我把Jared牵进去我们就可以出发啦。”

“Jensen你怎么总是迟到,我都在这儿等了快十分钟了。”那个陌生人的声音听起来很不高兴。怎么可能有人在和他的男孩儿说话时还这么不开心呢!Jared在Jensen牵着他的项圈想要把他带回家的时候暗自向反方向用力。不,他才不要把他的男孩和这个陌生人单独留在一起,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不太对劲。

他的男孩再加了把劲拽着Jared的项圈,Jared不满地吠着。“Jay!你今天怎么搞的!”他的男孩听起来不太开心。“很抱歉, Jared每天都要我陪他散散步,他今天有点儿不太对劲,我也不知道他这是怎么回事。来吧Jay,快点到屋子里去。去吧,去暖气旁好好睡个午觉。快去!”车库门打开了,Jensen拍了拍Jared的颈侧。Jared最喜欢在窗户边挨着暖气睡觉,那儿不仅特别暖和还可以看到窗子外面的世界。

“它不过是只狗,”那个陌生人突然厉声说,“又不是一个小孩子。现在把它关进屋子然后立刻出发!你搞得我们都要迟到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妈是什么样的人!”

他的男孩没等看着Jared走进屋子就迫不及待地甩上门跑出去坐上了那个陌生人的车。Jared只好就那样在车库里等待了数个小时。

他的男孩一直都是那么充满活力,仅仅在Jared记忆中Jensen所擅长的运动就有好几种——像是英式足球,曲棍球,美式足球……还有至少三种其他球类游戏。不过对Jared来说,他最喜欢的还是跑步,因为只有这样Jared才能陪在他身边参与其中。他们曾一起跑过无数地方,天气尚好的时候他们会一起跑出街道到一个农场去,他的男孩一家人认识那位农场主,他们可以无所顾忌地跑过望不到边际的原野,有被幽幽青草环绕着的池塘,Jared曾在那里看到过青蛙,蜻蜓和肥美的鱼。以往他们每次路过那里Jared都试着想抓住只野兔,虽然目前还没成功过,不过他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给自己的可爱男孩带回来只大野兔的。

至少当他偎着暖气站在窗边向外翘首张望等待时,他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湿漉漉的鼻子压扁在冷冰冰的玻璃上,Jared怒气冲冲地吠着。距离他的男孩儿第一次和那个陌生人出去已经有十四个邮差到访那么久的时间了,中间他的男孩也回来过,不过统共就只有几小时。他本应该要负责把Jared的碗和水盆都填满的,可是今天他居然忘记了。他跑出屋子的时候那么快,那么迅速地钻回了那辆黑车子里,Jared甚至都来不及去引起他的注意。Jared嘴里的网球掉了下来,觉得一阵不安向他袭来,他在窗边慢慢蜷缩起来。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了很久,Jared感觉无聊又不安。自从下雨那天起,他就再也没被允许出过门。他亲爱男孩的父亲给他换过几次垫子,可这完全不能和出去散步的愉悦相提并论,Jared知道这让那位老先生深深地发愁了。Jared试着在离垫子远一些的地方撒尿,这样他就不至于把同一块地方弄得太糟糕。今天他在他男孩的床下撒尿了,他匍匐着爬进床底下小心翼翼地在硬木地板上撒了一泡尿,又因感到无比得疲乏而深深叹出一口气。

院子里的鸟上下翻飞打断了Jared的思绪。他起身走到窗边朝着他们开始叫——Shoo!离开这所房子!那些鸟儿飞掠向他男孩房间附近的树,Jared从客厅跑出来,跑过门廊。他把湿漉漉的鼻子压在他男孩房间的窗户上,极尽所能地大声吠着来警告那些鸟儿。哼~就应该这么对待他们,这帮鸟儿应该飞去栖息在街口对面那只猫常驻的树上,她肯定很喜欢他们的陪伴。

当Jared准备走回他常常盘踞的那个位置,他嗅到一股强劲的气味,盖过了他的男孩还有他自己的。这是那股陌生人的味道,这味道正变得越来越难以忽视。Jared皱起鼻子喷了喷鼻息。真是令人不爽的味道!简直无法想象他的男孩是怎么忍受这股味道的。

Jared趴回垫子上,感觉自己的胃在咆哮着搅成一团,他可以像自己还是只小狗时那样去翻垃圾桶找点儿吃的,但自从他当初离开了那个睡觉用的、破破烂烂的纸箱子后,他就一直告诉自己再也不能那么做了。但现在他该吃点儿什么呢?Jared再一次离开了自己的垫子。他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在哪里藏了些吃的?他男孩的妈妈在某天晚上给了他些食物,他放到哪里去了呢?Jared在一堆衣服下面拱来拱去找到一些东西,他嗅了嗅就开始舔舐包装袋儿。这些东西是圆的,闻起来棒极了,但他并不太熟悉这到底是什么。又舔了几下包装袋儿就开了,里面露出来的东西很漂亮,像抛光的石头。他把它们都吃掉了,一边享受着那种味道一边感觉胃里舒服了些。在这天余下的时间里他都不间断地盯着那些鸟儿,直到沉入梦乡。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Jared病倒了。

他讨厌呕吐,因为这会把一切都搞一团糟,而且他的男孩并不太喜欢收拾他的呕吐物。他有想过偷偷地吐在一只鞋子里,但Jared已经忍不住了。他觉得自己的胃整个翻了过来,他喘着粗气试图大叫几声,但这实在太难受了。家里现在一个人都没有,他也实在没有力气从他男孩儿的房间爬回自己的垫子上了。他知道那些鸟儿就站在窗外的树上,不过他只能等等再去教训他们了,他现在站都站不起来。

第一个回家的是他男孩儿的妈妈,当看见Jared的时候她尖叫着扔下了手里的东西。那尖叫声快刺破他的耳膜了。为什么呼吸这么困难?为什么她看上去那么模糊?踢掉那双Jared最喜欢偷偷咬的鞋子,她向着Jared冲去试着把他抱起来。可自打他还是一只小狗时她就从来没能成功把他抱起来过。她离开去打电话的时候,Jared哼叫着试图为了她站立起来。当他再一次摔倒在门廊上时,Jared又开始呕吐了。也许他就不该吃那些东西,可那尝起来真的很美味。

“Alan,狗生病了……不我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一直在不停地吐!Jen现在不在家里,我该怎么办啊!哦天啊,可怜的东西。Jared,宝贝,快别动了。Alan!拜托想想办法!”

当Jared 意识到他们将去哪里之前,他发现自己已经在车上了。他宝贝男孩的妈妈把车开得飞快。但他们这是要带他去哪儿?现在抬头张望这个动作对他来说都特别困难,他看不到窗子外面的情景。他其实很喜欢坐在车子里感受车子飞驰的快感,特别当他的男孩带他出去兜风的时候。他可真的很爱他的宝贝男孩儿……

在那个陌生人的气味出现在他们生活中之前,在Jared亲眼看着两个农场运行起来之前,他的男孩会和他在床上玩儿。Jared那时常常睡在他男孩床边,他的小窝就放在地板上。某一次Jensen把他拉到床上,抚摸着他的颈后直到Jared快乐地轻声尖叫起来。当他们的鼻子碰在一起,他伸出舌头柔柔地舔弄着他男孩的脸。他们的嘴唇轻轻擦过。Jared以前也得到过他的吻,但这次不一样。他的男孩没有像往常一样向后退去一边笑着用手揉乱他的头发。相反地,他微微前倾,手指穿过Jared的发丝。男孩的嘴唇感觉上去温暖又光滑,Jared不知道接下来应该要怎么办,他只知道一切感觉起来都那样好。生平第一次他希望自己能像一只猫咪那样发出呼噜声,来让他的男孩知道自己此刻感觉有多幸福。他们的嘴唇紧紧靠在一起更自然顺畅地亲吻着,Jared终于明白该怎么做,该怎么来取悦对方了,当他男孩的舌头滑进他的嘴里,他发出一声小小的、幸福的惊呼。

Jared的思绪被打断在他男孩儿的父亲将他从车子里抱出来时。他们是到公园来了吗?,是那个有着沙盒的,他最喜欢的那个公园吗?他真的很抱歉家里被搞得一团糟,不过只要允许他在公园里跑上一跑那他们就暂时不必为他的身体状况担心啦。然而涌入他鼻腔的一股新鲜空气和他短暂的扫视告诉他这里不是公园。不。这是一幢可怕的建筑,建筑里塞满了闻起来像化学药剂戴着塑料手套的人。这里的人会抓住他用长长的东西戳他,不,他不想呆在这里,他想回去,回到车里去,离这儿的大门远远的。

“放松男孩儿,放轻松。”他可爱男孩儿的爸爸轻声劝慰,“Donna,把门打开。来吧乖孩子过来,现在你应该要做个好男孩。Jared,Jared!”最终Jared还是未能回到车子里,他的胃搅成一团,心跳的很快,可他的男孩并不在他身边。时间似乎开始变得漫长,他被放在一张冰冷的桌子上,一个戴着手套的陌生人抓住了他的手,把一根细长而尖锐的东西戳进他的身体。Jared痛苦而不满地哼唧着,那个陌生人拍了拍他靠向一边的头,他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对待他。

“镇定剂随时都会起效。”这声音对Jared来说十分陌生,可他能嗅到他男孩儿的爸妈就在附近。他们闻上去就像家一样。“我们会用一些药物来减缓他急速的心跳,稳定下他的血压。幸运的是他似乎自己把所有巧克力都吐出来了。只要服用些抗酸药,仔细观察一段时间,多喝水多休息他就能康复了。他可是个好男孩,对吧?好啦,现在让我们睡一会儿,睡吧。今晚让他留在这里观察一晚上,明天一早你们就能来把他接回家了。如果有什么并发症的话,我会电话通知你们的。”陌生人的手在Jared身上摸抚着,周遭的世界渐渐暗了下来,现在还不是睡觉的时间,他不想睡在这里。有只手在他头上轻拍着,他不能确定那是谁的手,他只知道那不是他男孩儿的……

Jared醒来后觉得自己像是丢失了一段时间的记忆,他已经不在那张桌子上了,周围的一切闻起来都是如此陌生冷硬。他猛地坐了起来,却因为铺面袭来的疲乏感和恶心感而立刻后悔这个举动,他顿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笼子里。

这是怎么了?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的主人们不想要他了吗?他们是想要一只新的狗狗么?

笼子里唯一的一条毯子让他觉得舒服了点,Jared呜呜咽咽的哭泣声消失在空气中,没有人回应他。

经过一晚上的失眠,他男孩儿的爸爸把Jared接回了家。尽管Jared已经筋疲力尽还十分紧张不安,他仍旧在看见他们的家时高兴地吠着。车子一停下来,Jared就冲出去,顺着车库来到门廊,冲向他男孩儿的房间。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见见他可爱的男孩儿了,他的男孩儿一定在桌子旁,一边咬着下嘴唇一边聚精会神地做着什么,也许在学习,也可能是在看书。他的男孩儿一定在那儿,长长的腿伸展开来;他的男孩儿一定在那儿,闻起来像薄荷和刚洗好的衣服一样温馨动人。Jared一定能扑进他怀里,得到许多热切拥抱和温柔的轻拍,甚至是几个特殊的吻。Jared悄悄离开家那么长时间了,他的男孩儿一定十分十分想念他。不过这都没关系,Jared已经吸取教训知道那个包装袋里的圆东西不可以乱吃了,他以后再也不会去碰它们!

Jared奔跑着,几乎自己把自己绊了一跤,他实在是太开心了。

他转过弯打着滑冲进他男孩儿的房间里。

房间里空无一人。

七个邮差过后,他的男孩儿还是没有回来。当那些箱子出现在时,Jared正无精打采地蜷缩在他男孩儿房间的床上。

在Jared被带回家的一天一夜后,他的男孩终于露面了,在他设想里的团聚原本应该是幸福快乐的,可是他的男孩儿停留的时间实在太过短暂。他有时开着自己的卡车,有时坐着那个陌生人的黑色车子离开,一去就是很久,连晚上都不回家。Jared只得耐心地等着,坐在他窗边的垫子旁孤单地等,尽管那些扰人的鸟儿再没出现过,Jared却不敢放松丝毫的注意力。每一次他的男孩儿出现时,他都竭尽所能地大声吠着来引起对方的注意。看啊看啊!Jared今天乖乖地没有偷偷咬妈妈的鞋子!看啊看啊!Jared找到了很久以前被藏起来的玩具!看啊看啊!……他的男孩向着他走来,又从他身边走过,只有在他头顶熟悉的几下轻拍值得他回味。

今天这些箱子子突然出现在了这儿,它们占了好多地方。Jared一个一个好奇地嗅着,它们闻起来奇奇怪怪的。他的男孩儿要拿它们干嘛?他是不是想试试让Jared挑一个坐进去?这么简单的要求Jared当然能做到!他拱了拱那些箱子,轻轻拍了拍。既然这样,他决定从这刻起他就是一条热爱纸箱子的狗狗。这和笼子不一样,Jared觉得这可能是个游戏,对!这一定是个游戏!只要他能藏好不被发现,他就赢定了!他的男孩儿在其中几个箱子里已经放了些东西,他肯定是希望Jared也藏在这些放了东西的箱子里,Jared选了一个跳进去,他激动却又安静而小心翼翼地藏着。他的男孩又开始和他玩游戏了!他简直太幸福了!

Jared在箱子里躲了很久,中间他还偷偷溜出来过,看到了西斜的夕阳。不过这没关系!Jared不在意自己躲了多久,他有的是时间来练习怎么躲得更好。

当车库门被用熟悉的方式打开时,Jared先是兴奋地叫了一声又马上安静下来。嘘——他得悄悄地躲好才能赢,才能让他的男孩儿为他开心。他听见熟悉的脚步声走上楼梯走过门廊,但他同时也听见了另一个声音,一个他不熟悉的脚步声。他继续按捺着性子躲在箱子里,却闻到了那个陌生人的气味,幸好此刻他想要赢得游戏的迫切心情压过了他对陌生人狂吠的欲望,如果他的男孩儿愿意让那人留在屋子里,他叫也没用。不过只要他乖乖躲着,自己还是一定能赢这个游戏的。他的男孩儿和那个陌生人走进房间却并没有发现Jared的存在。他就知道自己是很擅长躲藏的呢~!

“我爸妈一个小时之内不会回来。”他男孩儿的声音十分温柔,“我没想到你想要这个。”

那个陌生人的声音听着尖锐又恼人:“我只是想让你在你从小睡到大的床上操我,这有什么不对吗?”

Jared好久没听到过他的男孩这么开怀地笑了。“你的想法真是太奇特了。哦上帝……”一边传来了床吱吱呀呀的声音,听上去像是不止一个人躺在上面。Jared不太明白为什么床响得这么厉害。他听见他的男孩发出了类似痛苦的声音,这种声音他以前也曾听到过,但那时只有他们两个人,虽然Jared并不能很好地理解那到底代表着什么,不过他的男孩似乎并没有因此受过伤。
“你为什么不……你知道你可以不用避孕套的。”

“如果没有避孕套我是不会操你的。”他的男孩儿声音听起来很低沉,就像他以前对Jared提要求时那样,“我们以前说好的。”

“作为一个乡下人,你也是够挑剔的。”

“作为一个城市来的滑头,你也是够蠢的。要么用避孕套要么就不做。我会让你骑在我的阴茎上的。”

又是几分钟过去了,伴随着衣服滑落地板和床的吱呀声,Jared听见什么东西被撕开了,他偷偷从箱子里溜出来,通常撕开袋子的声音代表着给他的奖励已经准备好了。但现在显然不是这样。他的男孩仰躺在床上,那个陌生人正骑在他身上,床随着他们快速移动的节奏一起晃动,床头板一下一下打在墙上。他的男孩儿发出的声音让Jared觉得格外痛苦,他慌忙从箱子里爬出来,在那个陌生人的脚踝边大声吠着。立刻从他男孩儿的身上下来!

“这什么情况……”

“Fuck!”

“Jensen看看你这该死的狗!给我闭嘴!”

“上帝啊……从我身上下来……Jared,Jared,嘘……!”那个陌生人乖乖从他男孩的身上下来了,可Jared还是觉得他很讨厌。他不喜欢那个人的气味,不喜欢那个人和他男孩儿说话时的语气。

“你的狗不会全程都在偷看吧!天哪他可真让人毛骨悚然。”

他的男孩伸过手来拽着他的项圈,那个陌生人在床上挪了挪好让他的男孩儿探过身来。他拽着Jared的项圈,换来Jared几声尖叫。他的男孩儿随即一下打在他的颈侧,连声命令着让他到外面去。

但这一切都不是最让Jared难过的。让他难过的是他最爱的男孩儿对他说的话。

“Bad dog.”

后来他男孩儿的妈妈开始带着Jared去外面散步,虽然还是不太一样但是Jared仍然享受在外的时光。她在和邻居们聊天时就让他自己绕着他们的草坪跑跑。那只猫从街角走过,她趁着主人们出门时溜出来玩一会儿,Jared决定问问她知不知道那些箱子代表什么。

“无论代表什么,相信我那都不是什么好事。”她嗤笑着舔着自己的爪子,“当我的女主人买了这些东西回来时,这意味着那个男人将搬过来和她生活在一起。”提起这件事时她的声音就像Jared猜测的那样充斥着苦涩和不满。“但我也许能猜到你的男孩儿要到哪里去。”她朝Jared笑了笑。

“离开?”Jared重复道,“不,他不会离开的。他肯定是要让什么人搬进来。”尽管一想到那个陌生人要搬进来就让Jared直犯恶心,但比起另一种可能这已经好太多了。

那只猫大笑起来,拍了拍他的脸:“蠢狗,他是往箱子里放东西还是拿东西出来?”

Jared抽了抽鼻子:“往里放。”

在那之后的很久一段时间里,她讥讽的笑声都回荡在Jared脑海中。

“那他一定是准备搬出去了。”

某天稍晚些的时候,他男孩儿的爸爸把Jared放到后院去让他随意跑跑,Jared跑了一会儿,朝着几只松鼠叫了两声,又转头去看了看他以前藏在这附近的好东西,时间在他不经意之间就溜走了,待他反应过来时天色已暗,周围的温度慢慢变低。Jared呜呜咽咽地去挠纱窗,可是没人回应他放他进屋,Jared隐隐不安起来。他的家人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他们是不是等着他去帮忙?他听见汽车的声音由远及近,是他男孩儿的卡车开进了车道里,父母应声迎出去,全家人都聚在那里。除了Jared。

不停地吠着,Jared试图让他们注意到他,他在篱笆附近蹦跳着,可那对他来说实在有些太高。篱笆附近有片土,如果那土够松软的话他可以掘一个洞出去。他跪下来开始挖图,一边听着汽车发动离开的声音一边加快挖掘的速度。

那些箱子都被封好从他男孩儿的房间里搬了出来,Jared曾试着把自己的床放进其中一个箱子,可他的男孩儿只是叹了口气又把它拿了出来。在Jared还没有意识过来的时候,男孩儿的房间就已经慢慢空了,只有Jared的床还孤零零地躺在那里,而其他东西,甚至于是书桌书架还有他男孩儿自己的床都搬走了。Jared之前从未见过这种阵仗,直到两个日落以前,他终于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为什么不能带他一起走呢?

他保证不会占用很多地方的,他也不会在任何人的衣服上偷偷撒尿或是咬他们的鞋子,那些他还是只小狗时做的坏事他都保证永远,永远不会再犯了,他发誓!只是看啊,看他多乖!看啊,看啊,他总是坚持不懈地把那些烦人的鸟儿从草坪上赶走,还能在每个圣诞节的早晨跳上他男孩儿的床把他叫醒!看啊,看啊,他总是在他的男孩儿伤心而孤独的从学校回来时舔去他脸上的泪!看啊,看啊,是Jared在他的男孩学会骑自行车时高兴得又蹦又跳!看啊,看啊,是Jared每个清晨都陪在他男孩儿身边,看着他为本季练习那些运动项目!看啊,看啊,当他的男孩学会如何开车,Jared是第一个坐上他的卡车出去兜风的!看啊,看啊,在那个坏人试图在半夜偷偷爬进他男孩儿的卡车里时,是他大声把全家人喊起来!看啊,看啊,他才是那个会乖乖趴在他男孩儿的膝头给他取暖,会一直陪伴着他,让他的男孩儿永远都一转身就能拍拍他的头,就能握握他软软身体的!

看啊,看啊……Jared的胸膛因为抽泣而起伏着。

他的心碎了。

看啊,看啊。

他最爱的男孩儿还是离开了他。

Jared不再一遍遍数着日出和日落。

他不再吃饭。

他也不再等待。

他又一次来到了那个可怕的地方,但这次他不在乎了。戴着手套的手将他翻来覆去地摆弄,按压着他的脸,他的肚子和他的臀部。他没有挣扎,只是闭上眼将头靠在冰冷的桌面上。

“他体重下降得厉害而且严重脱水。”

“我们的儿子去上大学了,从那以后他……他就变得不一样了。”

“你们应该向你们的儿子解释一下宠物也是有感情的,我们听不懂他们的话,但离别的确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痛苦。我不能强迫Jared吃东西,静脉注射也不是个长远之计,我以前见过这种情况,那些宠物最后都以一种缓慢而痛苦的方式死去了。”

Jared又一次被关进那个笼子里,他的手上扎着一根长长的绳子,连接着一个挂在他上方的包。

他慢慢躺了下来没有再移动。


秋去冬来,外面的世界渐渐变得很冷,冷到不再适合出去散散步。

Jared病了,但他很努力地掩饰着,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爬不起来,几乎没有力气挪动到他的训练毯上。他等待着,一边小声哭着抱怨自己,当他再也忍不住的时候,他尿在了自己身上,最糟糕的是他完全无法从这一团混乱中脱身给自己找个干爽一些的地方。

圣诞装饰品都已经准备妥当了,可他完全没有心思去嗅一嗅那些漂亮的盒子和那棵圣诞树。他不关心正在被翻烤的火腿和那些做好的曲奇。人们陆陆续续登门拜访,他和他潮湿肮脏的床被孤零零地扔在一个空房间里,他在喉咙里咆哮了两声希望有人能把这湿乎乎的床从他身下拿走。他曾经很喜欢看到那些小不点儿的来访,他总是很享受他们热切的爱抚和落在他软软肚子上的轻按。如今他又听见了他们的声音——每个人都看上去长大了一些——他默默想着这些孩子们中都有谁已经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宠物了,他们会不会也总有一天把自己最亲爱的伙伴就这么抛到脑后?他这么想着,痛苦来得毫无防备。

“Grandpa,你的小狗狗看起来很难过,而且闻起来怪怪的。”

“别管他,甜心,过来吃点儿饼干吧。”

“Papa,让这小狗做点儿什么吧。”

“听话,快点离那条狗远一点。Dad,那狗浑身都散发着臭味,到底出什么问题了?”

“小狗狗,小狗狗。”Jared的头发被揪了起来,他们想拖他到外面去吃晚饭,孩子们拧着他的耳朵,拽着他的尾巴,“小狗狗!!”一只小脚踢在了他的胃上。

他从没想过要用爪子抓那些孩子,他也不会真的去咬他们。

但他对着孩子们的尖叫和咆哮就足够他受惩罚了。先是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他颈侧,接着他被挪到了屋外去。他并不是被安放在那里。

他是被链子拴在了外面。

Jared发现他被关在笼子里,带去了一个比那可怕建筑还要糟糕的地方。

所有在那里的狗都告诉他他只有七天的时间。有些狗幸灾乐锅地大笑起来,有些则摇头叹息着。

没有人会想要一条咬人的狗。

每当他试图向大家解释他并没有咬人时也没人愿意听。

六天过去了。在这里他们看不到日出日落,也没有烦人的邮差,但他们的食物总是分发得十分准时,有些呆久了的狗就靠这来辨认时间。Jared每天都能看到一些狗狗带着崭新发亮的项圈被人领走,他打心底里为他们高兴。

他也发现有些狗会被戴着手套和面具的陌生人带走,每当这时大楼里总是鸦雀无声。Jared明白这些狗再也不会回来了——会有新的狗代替他们被关进那个空了的笼子里。他同样明白,七次喂食期限过后,他也会变成他们中的一员。

每天都有成群结队的人前来,那是他唯一的出路。

但事实是,没有人会要一条会咬人的狗。

第六次喂食结束了。

每个人都从他的笼子前绕过。

第七次喂养时间到了,Jared这次的食物是牛排和培根。他本该觉得开心的,毕竟他曾经很喜欢那些从桌上掉落进他碗里的培根片。那时候,如果他能做一两个小小的搞怪动作,就会有更多的小培根片扔向他,那些日子都是他生命里最美好的时光。

但现在,今天,和美好一点儿关系都搭不上。

他碗里的食物原封不动地剩在那里,Jared耐心地等着那些陌生人。几只狗向他靠过来,凭着他们平日里听到的消息安慰他——即将发生的事不会痛的,从此以后,他再也不必担心这世间的痛苦悲伤,他们知道在天上有一个地方,它高于人世间所有的房子和建筑,遥遥地漂浮在云朵之上。那个地方有座弯弯的彩虹桥**,在桥那端他会永远和自己深爱的主人生活在一起,有无边无际的原野可以让他们尽情奔驰,随时随地都有美食等着他,没有人会离开他、抛弃他,他将永远不必再体会到悲伤……

Jared的笼子打开了,一双戴着手套的手向他伸来。

看啊……

Jared顺着长廊走下来,通向外面的大门向他敞开着。

在外面的那是……

“快过来,我的好男孩!”

痛苦和悲伤一瞬间离开了他的心脏,Jared颤颤地叹出一口气,不敢置信地眨着眼睛环顾四周,他闻到了空气中薄荷和刚洗好的衣物混合起来的温暖馨香。

他的男孩儿就站在那里。

站在彩虹桥的前端。






** 彩虹橋的故事
有一座橋連接天與地
叫做『彩虹橋』
因為它有著繽紛的色彩
橋這一端
是綿延的草原,山兵與河谷,一片綠草如茵
每當身愛的寵物死後
牠就會去那個地方
那裡永遠都有食物、水和溫暖的春天
老而贏弱的動物再度年輕
殘廢的再度健全
整日一起玩耍
牠們只缺少一樣東西
少了在地上愛牠們的特別的人
所以牠們每天玩、每天奔跑
直到有一天,其中一隻
突然停止玩耍
抬頭看!鼻子掀動,耳朵豎直,眼睛睜大!
突然從動物群中跑開!
牠看見了你!
當你和你特別的朋友在相遇,
你將牠抱在懷中
你的臉被親了又親
你在一次的凝視
信賴你的那一對眼睛
然後你們就可以一起走過彩虹橋,永不分離
Just this side of heaven is a place called Rainbow Bridge.

When an animal dies that has been especially close to someone here, that pet goes to Rainbow Bridge. There are meadows and hills for all of our special friends so they can run and play together. There is plenty of food, water and sunshine, and our friends are warm and comfortable

All the animals who had been ill and old are restored to health and vigor. Those who were hurt or maimed are made whole and strong again, just as we remember them in our dreams of days and times gone by. The animals are happy and content, except for one small thing; they each miss someone very special to them, who had to be left behind

They all run and play together, but the day comes when one suddenly stops and looks into the distance. His bright eyes are intent. His eager body quivers. Suddenly he begins to run from the group, flying over the green grass, his legs carrying him faster and faster
You have been spotted, and when you and your special friend finally meet, you cling together in joyous reunion, never to be parted again. The happy kisses rain upon your face; your hands again caress the beloved head, and you look once more into the trusting eyes of your pet, so long gone from your life but never absent from your heart.

Then you cross Rainbow Bridge together....